最新消息:

女孩、男孩與鋼琴

女孩、男孩與鋼琴短片

提案人:永齡希望小學社工 洪靖雅

築夢場所

肯納園。肯納園位於花蓮壽豐鄉的豐田社區,這是一群成年肯納症者(俗稱自閉症)的家。這個家,由四個深愛孩子的媽媽親手打造,她們只是平凡的母親,卻勇於編織不平凡的夢想--希望創造一個肯納家園,讓孩子可以安心生活、愉快工作、學習自立,即使有一天父母不在了,孩子仍可有尊嚴地終老一生。

蘇萍,都是永齡希望小學課輔計畫陪伴的孩子,擔任社工的洪靖雅是肯納園長期志工。因緣巧合蘇萍跟仁傑互動良好,女孩們想學琴,因此想藉此機會促成這段有趣的學習。

師資介紹

李仁傑。26歲,四歲前被以為是聽覺障礙,有鋼琴專長,只喜歡與女生互動,意外的認識了蘇萍,演奏鋼琴時,吸引蘇萍學琴的念頭。

這是一個互助的夢想,仁傑將從幫助蘇萍完成夢想的過程,也完成他作為一個肯納症者助人而自助的歷程(做老師、有尊嚴的賺取一些薪資,獲得肯定。)

大學生將從旁協助,這個計畫給大學生一個溫馨的服務學習的機會。

機緣相遇

蘇萍有著很多原住民孩子擁有的藝術天分,她是學校原住民舞蹈隊成員之一,常代表學校到校外比賽,能歌善舞。除此之外,對繪畫等藝術相關的活動都有興趣。鋼琴這項相對昂貴的才藝,原本是與蘇萍無緣的,但似乎是上天給了蘇萍一個機會。

在洪靖雅老師帶大學生進行認識社區的參訪時,在社區的公益二手商店中,蘇萍遇到了患有肯納症(俗稱自閉症)的大男孩。多數孩子看到肯納症患者表現在外的言行舉止時,會感到懼怕、不願意親近,但蘇萍卻意外的沒有任何排斥,反而很貼心地說:「他們是因為生病才這樣,我知道。」這位來自肯納園的大男孩看見了蘇萍的友善,想跟蘇萍作朋友。於是,在大男孩--人傑—的堅持下,蘇萍和大學生們一起首度踏進了肯納園,並且在肯納園欣賞了人傑精彩的鋼琴演奏。照片中那天,蘇萍幫忙泡煮咖啡招待訪客(左圖中,背對鏡頭拿相機者-人傑,準備咖啡的是蘇萍,旁邊圍繞著參訪的大學生)。

因緣巧合,蘇萍跟人傑互動良好,蘇萍想學琴,因此計畫推薦者想藉此機會促成這段有趣的學習與互動。

小飛象優勢能力

蘇萍沒有因為家庭的經濟狀況不好而失去童年應該有的那份純真,我每次看著蘇萍大眼睛轉呀轉地露出的神情,這孩子,每天還是露出燦爛的笑容面對生命。歌--唱得大聲、舞--跳得賣力。我多希望能幫助這個孩子在課業以外的領域,找到發揮的天空。

 藝術領域中的音樂顯然是蘇萍的強項,舞蹈活動中,蘇萍 (左上圖中,前排正中央,粉紅色上衣、牛仔褲)因此被排在隊伍的中央、重要的位置,當其他孩子還在「群魔亂舞」的狀態時,蘇萍已經跟上節拍、面對觀眾、保持微笑、神色自若跟著音樂陶醉起舞,

當別的孩子厭煩了重複練習的單調,蘇萍繼續保持著熱切的態度、繼續大聲地唱著、起勁地跳著。我們想著:「音樂」應該是上天在這位小小年紀就必須跟困苦生命搏鬥的孩子身上,掛上的護身符,讓音樂護衛著蘇萍的心靈,在她的人生中保持一分喜樂。

 

 

 

小飛象需求

肯納園參訪後,蘇萍向我表示:我好想學鋼琴喔!

蘇萍的夢想讓我坐立難安,但我很清楚—音樂是蘇萍的護身符,蘇萍需要音樂。

林人傑,一位年近三十,行為卻如孩子般的肯納症患者。四歲以前被誤判有聽覺障礙,但是天生絕對音感又具備超靈敏聽力的人傑,從會坐起身開始的娃娃時代,就開始玩錄音帶了。人傑的媽媽不僅為人傑的生活、人際、學業操心,連人傑的休閒嗜好也很用心。在人傑小一到小六間,是他學鋼琴的黃金時期。有鋼琴專長的人傑,意外地跟蘇萍非常投緣(自閉症患者有不愛理人的特質,但人傑卻很喜歡跟蘇萍互動,且允諾要教導蘇萍彈鋼琴)。

剛好社區裡有一個公益二手商店,有人捐了一台沒有電線的電子琴,在全國電子買了電線後,電子琴活了過來。蘇萍可以到二手店裡工作,用「換工」的方式,換取這台電子琴作為在家練習之用。

這是一個「互助的夢想」,人傑將從幫助蘇萍完成夢想的過程,也完成他作為一個肯納症者助人而自助的歷程:做老師、有尊嚴的賺取一些薪資,並且獲得肯定。

當然要人傑擔任老師,並非一開始就可以,參訪過肯納園的東華大學通識課程學生中,有兩位大學生會彈鋼琴。她們將協助人傑與蘇萍一起完成夢想!靖雅老師發了一封校內電子郵件,跟東華大學老師募集初學者琴譜,一週的時間,送來辦公室的琴譜已經堆得很高。這未來的一年,蘇萍雖然是跟人傑哥哥學琴,實際上會有一至兩位大學生全程義務參與,讓這個上帝安排的機緣能夠成為為一樁美談。在這油菜花與波斯菊盛開的深秋,肯納園中即將有一位大男孩要當一位小女孩的鋼琴老師。

「男孩、女孩與鋼琴」在肯納園區裡演出,音樂不僅是蘇萍的護身符,也成為參與這個過程每一個人的幸運符。